绅士肖恩

知足常乐,圈地自萌,脑洞存放处。

小哥哥太可爱

狗血的脑洞哈哈哈

“我的恋人在三年前的今天去世了。”
那位白发青年突然开口道。本该用悲伤口吻来诉说的事,却从这位青年的口中缓缓地、不带停顿的、吐出,用毫无起伏的语调,阐述着一个残酷的事实。“喰种...也会有灵魂这种东西么?”喝了口咖啡,那名青年接着问到,不等人回答,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如果有,也会像人类那样转世投胎么...好想,再见你一面,好想...好想再...不想分开啊...”青年垂下了脑袋,手指神经质的摩挲着杯侧,额发挡住了他大部分脸,只能听见他在反复低喃着一些什么;就这样,直到咖啡不再冒出丝丝白气,变得冰冷,那位奇怪的白发青年才抬起了头,停止了那称得上神经质的低喃,端起那杯凉透的咖啡一饮而尽,转身离去。

—————————————————

在这个圈子的玩的都知道,在xx酒吧有个白头发的家伙,老是点一杯咖啡,旁若无人的坐在那里看着书,宛若他所处的环境不是什么嘈杂、混乱的酒吧般,
有不少没事做的家伙会去找茬,毕竟他看起来很好欺负,清秀的面容怎么看都像是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也有不怀好意的家伙想要他做些什么,不过


【接下来是大概的脑洞:有人见金木长得一副好好学生的模样就去找茬,说“像你这种好孩子来这里怎么这么样之类的”因为金木看起来很小很乖啊。不过金木与外表不符的强就是了,一次惹急了一招秒杀那群混混之类的,之前肯定都是有好脾气的退让,接着就是写 了,最好出现“你喜欢面具吗”之类的台词,然后就是奇怪的性癖,一定要对方戴着面具才能做,因为长相清秀所以看上他的很多,如果上床不按照金木的要求带上面具的话会被揍,嗯更别提想对他用强了,基本上按照他的要求来就会是黑金木软绵绵的性格了,保证让人欲罢不能什么的,如果中途摘掉面具想亲金木之类的,想对意乱情迷的金木用强是不可能的,需要的剧情是某人和金木君正在做但是戴着面具会很闷喘不过气来然后就摘掉了然后金木看见就喘着断断续续的说戴上对方想你现在这样能怎么样就无视了结果白金木出现了,光着身子后面还在流出白色液体之类的,一下子推开对方拔出来之类的,对方恼羞成怒想硬来结果被打趴的事情,这个是作为故事里别人对金木的传言总之是过去发生的事,这个场面一定要色气满满香艳十足,虽然戴着面具很闷不过还是有人愿意就是了,然后在祭日那天有个处的不错的炮友看见金木被干的浑身无力然后在意识模糊间摸着对方的脸「面具」说呗先生,我爱你,好想你之类的话,然后眼泪口水乱流也不知道是太爽还是真的哭了,这里是炮友视角,总之视角要切换好几次,第几人称也要好好考虑总体就是这个感觉就是呗死后金木在性爱中暂时忘掉这个事实然后让别人戴上的呗的面具骗自己是在和呗做之类的,不过过后会更空虚,也会有背叛感总之就是自我折磨啦,让金木戴上呗的遗物唇环也不错,情侣纹身也可以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