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肖恩

知足常乐,圈地自萌,脑洞存放处。

小哥哥太可爱

逗弄

金木研的十八岁前的人生虽称不上一团糟,不过和普通人比起来,还是挺令人唏嘘的。

不过他本人倒是坚强的很,生活在那种从小缺爱的环境下也没有心理扭曲或是抛弃学业跑到街头当小混混之类的,相反出人意料的成长为了一名温柔和蔼的乖乖男,如果他没有遇上那位名叫利世的女子的话,那他之后的人生应该都会平淡顺和的过去,或许他会和一位与他一样性格温和的女性结婚生子。

不论如何,都至少不会是现在这样,变成必须要靠吃人肉维生的怪物,然后在早上醒来,为自己正和面具店那位性格有些乖张的老板肢体纠缠的睡在一起而受到惊吓,是的,就是惊吓。

事情还得从金木被噩梦惊醒时说起,那时金木刚从梦里那些他不愿回想的场景中逃离,当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正准备好好消化一下梦所带给他的那些糟糕情绪时,他又受到了新的刺激,哦,或者说是惊吓,比之梦里更大的惊吓。

他发现自己正和一个男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而皮肤的触感告诉他,他和这个男人都是光着的,一丝不挂的那种。这个认知让他完全把梦里那些血腥的画面抛到了脑后,他呆了片刻,随后强行镇定下来,开始试着的了解周围的情况。

首先是这条半搂着他的手臂,哦,上面刺满的黑色的纹身让他不用看脸也知道手臂的主人是谁了——面具店的呗先生。这一信息让金木提着的心稍稍放下,至少是熟人不是吗,这总比醒来发现和陌生人赤裸着搂睡在一起要好的多了。金木这样安慰着自己,同时感受着被子之下他看不见的情况。
自己平躺着被对方搂在怀里,手臂正紧紧的贴在对方的胸腹处,‘啊,触感意外的很硬嘛,明明看起来是那么苗条的一个人,这便是所谓的穿衣显瘦脱衣显肉吧’金木张着眼呆楞楞的看着天花板不着边际的想着。
他动了动有些发僵的身子,而这一举动让对方缠在身上的腿绕的更紧了些,那种肉体相贴缠绕所特有的温度和力道让金木莫名的有些脸红,还没等他搞懂自己为什么会脸红时,身侧那特殊的热硬感便使他无比的尴尬起来,显然刚刚呗先生无意识的动作让自己与他的某个敏感部位蹭在了一起,那种肌肤与对方敏感部位毫无保留的接触让金木再也不敢乱动一下,天知道他现在甚至可以感受出对方的大小,这种情况下,僵着身子的金木君脑子里跳出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念头‘原来喰种的男性也和人类男性一样会在早晨有反应啊’荒谬的念头一闪而过,随之他笑了笑,那不是当然的吗,就算对方是喰种但好歹也是正常的男性啊,早晨没反应才奇怪吧...“金木君,在笑什么呢?”身边传来的问话声把金木神游在外的思绪拉了回来,呗应该是刚醒,嗓音带着平日没有的沙哑,可语气还和平时一样温温柔柔。金木把脸转了转,入眼的是和之前见到的都不一样的呗先生,披散的头发柔柔的垂在脸上,嘴角微微弯着,摘掉唇环的双唇颜色淡淡的,有些发干,只有那双不变的赫眼,正带着笑意静静的望着他,不知为何,金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开始没话找话,“呗...呗先生,还是第一次看见您没带唇环呢哈...哈哈...”呗还是那样微笑着望着他,直到金木耳朵都开始热的发涨了,他才答到“金木君难道忘了吗,是因为金木君说接吻的时候被唇环硌得不舒服,我才摘掉的呀。”呗的表情好像有些委屈,他看着金木,像是在等他回答,而金木那颗聪明的脑瓜则是在听完这段话后彻底当机了,脑子里只剩下了‘我和呗先生?接吻了?’这个念头,最后他也只是睁大眼睛瞪着呗的嘴唇,从嗓子里挤出“诶”这个单音。见到他的反应,呗沉默了半晌,随后一下子坐了起来,带起的风让被子里的热气跑了不少,金木缩了缩身子,他背对着金木,语气有些奇怪“是吗,难道金木君想不起昨晚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了吗?”“事?难道...我们...”“是啊,两个大男人会全裸的抱在一起过夜还会因为什么呢,金木君。”呗的口气好像有些埋怨,金木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对方
待续...

评论(6)

热度(40)